药王子 boosted

我做到了自己所说的,在豆瓣待到了能待的最后一天。毫无理性的严苛审查固然令人生理性厌恶,而且也对我所想表达的内容或者我认为崇高的事物常常构成极大的侮辱,尤其是当他们对佛教及防疫乱象相关内容的删除与封禁变得丧心病狂了之后。但一直坚持在那儿的原因是在这个有能力输出东西的年龄我发现,如果我不输出的话,无异于主动出让了表达空间给审查制各环节的每一颗麻木不仁的螺丝钉,而作为以继承并发扬中文之美为理想的写作者,自由的表达、书写既是我的理想也是我的责任。

世事无常,无常为常,缘聚缘散。所以没关系,还有长毛象和长毛象上的大家。而且我的Wordpress博客这么多年了一直都还在,继续表达、继续继续写作、继续让我的作品抵达中文读者都不成问题。

只想问问罗大佑有没有唱《侏儒之歌》?
还是唱了《乳猪之歌》?

昨天久违地看了一下《新闻联播》(别问我为什么要看),
有一种在看《行尸走肉》最终季的恍惚感。

讲真,上一次看见开万人大会的新闻,还是做微商的那一伙人。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却从不在楼上看你。

真相是个傻逼,因为总是被谣言倒逼。

债多常恐过压身,位卑不敢太忧国。
看罢疫情看股市,今日指数涨也么?

下雨天的好处就是:
即便没有任何节目,
看雨也可以算一个节目。

已死未死中文场,白赢非赢大棋党。
皮下已无一点血,屎里犹抠半斤糖。

人生不必太满。
然而积分要满、年限要满、缴费要满。

谁说中文已死呢?我倒觉得中文正在权力的喂养下野蛮生长。
每时每刻,都有许多面目可憎、神情怪异、力量强悍的词语被发明出来,就像《指环王》中白袍巫师萨鲁曼用巫术为自己制造出一支兽人军队,而我们今天正被一支语言的军队包围着。
中文未死,而人正死于中文。

代驾这一行属实惨。上半年“不惜代驾控制疫情”,下半年“不惜代驾拯救经济”。
最惨的是,大部分代驾以为自己是老司机,不知道自己其实只是新代驾。

读某书,有这样一句话:“为什么要讨一个龌龊的时代的欢心呢?”
戳心了,但问题是,龌龊的时代究极龌龊的地方,就是要逼着你讨它的欢心呀。

《阳光先生》第八集,
金泰梨问李秉宪:“你的伤口还好吗?”
李秉宪也问金泰梨:“你的伤口还好吗?”
真的这才是情人之间问候的正确方式吧~

友人赠我诗一首,我赠友人一手湿:
眼前死生难鉴照,镜中佛魔若何分。
要看风吹水上书,且借炎天日里灯。

“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那如果我打败了自己,到底算是我把自己打败了呢,还是算我被自己打败了呢?

木心:“世事尽可原谅。”
鲁迅:“一个都不宽恕。”
说起来,还得是迅哥儿,又强悍又超然,消化得了“不宽恕”的硬菜,不用去找“原谅”的代餐。

据说现在中国经济是黎明前的黑暗,
但是我记得上一次太阳升起是四十年前了。

“稳中向好,长期向好。”
好个头。

Show older
Mastodon中文站

自由,平等是一切交流的基础!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