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了一个月出头之后终于彻底崩溃。虽然向来秉承“宁愿不说话也绝不说谎话”的赛博反心,但在生活里却还没有实际地和人尤其是任何暴力机关发起过冲突。前天夜里终于再也无法忍耐,决定就这样走出去,越过围栏。

一个多月没有和李猫近距离接触过,除了偶尔在放风时段隔着围栏和两米的安全距离,mask to mask而不是face to face地相见。0点45分,我决定去见他,像疫情从未发生过那样。

下雨了。我在T恤外披了一件毛绒斗篷,踩着拖鞋,边走边极力压低哭声。两侧楼里大多数灯都已经熄了,偶尔能看见楼道里有出来打电话的人。我从围栏的空隙间穿过去,走到李猫楼下,用步伐测量,其实只有不到六十米的距离。

两个人一起呆了一个钟头,大多时候是我在哭,他极力想让我镇静。另外小半时间被一只他楼下迷路的奶猫细碎又尖利的叫声填满。后来那只小猫的声音在夜里慢慢走远了一些,却始终徘徊在这片园区。

Follow

@coconutty 上海吗?关时间长了人是会抑郁的!

· · Web · 1 · 0 · 0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中文站

自由,平等是一切交流的基础! Donate using Liberapay